美华彩票地址_美华彩票娱乐平台

寒风一过,草儿好似一夜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

 “报…………”张燕大营中,一名士兵飞速的跑到帅帐外喊道:“启禀主公,李平麾下将军,文稷前来拜访!”
 
    “额?”众人一惊,张燕沉声道:“文稷来了!他是什么意思?”
 
    杨凤立即怒声道:“哼!这个小子是来找死的吗?”
 
    一旁的众将也是怒声喝道:“主公!此人定然是来羞辱我等,让我等直接出去,趁他不备直接将其格杀!”作势就要拔刀冲出去,这文稷刚刚胜了张燕他们一阵,让张燕大军损失惨重,这个时候来,众人怎么会不痛恨?
 
    “慢着!”张燕立即制止众人,厉声说道:“哼!咱们虽然输了一阵,但是不代表我们就会输到最后,既然文稷赶来,定然有事,我倒要看看,他卖的什么关子!”
 
    “这个……主公……”众人惊愕的看着张燕,张燕一摆手,喝道:“来人!有请文稷将军!”
 
    “诺!”
 
    不一会,只看文稷带领两名随从前来,腰胯钢刀,三人昂首挺胸而来。
 
    “交出兵器!”忽然一声怒吼,文稷三人被门口的卫士拦住。
 
    “你…………”文稷身后的两名护卫立即大怒,怒视这两名护卫。
 
    享受着张燕麾下将士十分不友好的眼神,文稷微微一笑,一摆手,很是爽快的将腰间的钢刀卸下来,低了过去。
 
    文稷这么痛快的交出兵器,不禁吧自己身后的护卫弄得一愣,就连门口伸手要兵器的张燕麾下卫士都没有想到文稷竟然很是随意的就将兵器交出来了。
 
    文稷缓步进入帅帐,张燕端坐其中,文稷拱手一拜,很是客气的道:“辽侯麾下将军文稷,拜见张并州!”官职乃是并州牧,文稷这么叫,也可见是十分客气了。
 
    “嘿!主公!”忽然杨凤很是愉快的走了进来,故意的大声喊道:“油锅已经架好了!”说着,忽然看到文稷已经进来了,还愣了一下,不过旋即就是极为阴险和邪恶的眼神看了文稷一眼,也不说话,直接就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管是演习还是还是真的,文稷都是不为所动,依旧很是端正的看着张燕,张燕眉毛微微一挑,缓缓道:“哼!文稷,你刚刚胜我一阵,莫非是来看我受没受伤吗?好胆的胆子,告诉你,今日乃是我疏忽大意,不然的话…………”
 
    看着张燕呜呜喳喳,文稷感激摆摆手,道:“那个……张燕将军,我来可是为了说这个事的,你不要误会,不要误会!”
 
    “嗯?”正准备大骂的张燕,一下子被这样制止,表情上露出了不悦,皱着眉头看着文稷,疑惑道:“你到底是何意?”
 
    文稷看了看四周虎视眈眈的武将,低声说道:“张燕将军,此事恐怕不宜…………”说着,四下瞟了瞟。
 
    张燕一看文稷的样子,更加的疑惑,一旁的武将立即怒声道:“有话快说,我油锅都已经开了,说完好下锅了!”说着,手都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文稷毫不畏惧,对着张燕神秘的一笑,张燕愣了片刻,张开手道:“这些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你有何言,但说无妨!”
 
    “这个…………”文稷犹豫一下,看着张燕,手伸进了怀里。
 
    “大胆!”张燕这帮麾下也是神经过敏,一看文稷的动作,立即惊叫出来,还以为文稷要掏出什么暗器。
 
    “别紧张,别紧张!”文稷感激摆摆手,只看直接从怀里拿出来一封书信,连带着一块手帕,递了出来,然后有些邪笑的看则会张燕,问道:“张燕将军,你可是认识这个?”
 
    张燕定睛一看,立即大惊道:“你这个是…………”说了一半,张燕说不下去了,咂咂嘴,看了看四周,一挥手道:“你们都下去!”
 
    “主公!这…………”众人也是惊讶无比,张燕有强调了一句,道:“都下去!在帐外等候!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
 
    “诺!”众人无奈,很是恼怒的走了出去。
 
    文稷微微一回头,对身后两名护卫道:“你俩也下去!”
 
    “诺!”二人答应一声,也走了出去。
 
    “哼!那文稷到底拿了什么东西,主公怎么会那个样子!”
 
    “这个啊…………嘿嘿……你看吧…………”
 
    “诶诶诶!”
 
    “哦!”
 
    帐外,众人一出来便开始纷纷议论,本来有人猜到一些端疑,但是一看文稷身后的两个护卫出来了,立即都闭上了嘴,怒气冲冲的瞪着两个护卫,但是两个护卫就把他们当做空气一般,根本无视他们,端正的站在那里,倒是显得张燕这些手下有些小家子气了。
 
    而帐内,张燕已经惊恐的看着文稷手上的东西,有些发抖的伸出手来,含糊的问道:“这个…………这个可是…………”
 
    文稷连忙将东西递了过去,道:“此物正是夫人给将军!”
 
    张燕当然是震惊无比,那手帕,可是自己的女儿的贴身之物,文稷一拿出来的时候,张燕一眼就看来出来,当然明白了文稷了意思,这才将众人都赶了出去,赶紧将文稷手中的书信和手帕拿了过来,激动的将手帕摊开,看着手帕上熟悉的图案,互相这那张可爱的笑脸,张燕的心立即融化了,迫不及待的将书信打开,张燕仔仔细细的看着…………
 
    在一旁的文稷,看着张燕各种复杂的表情在脸上显现出来,心中已经笑的不行,士元果然说的没错,想要对付张燕,必需要戳中他的软肋!
 
    要说这是,时间就要回到一天之前了,得知李林没有死之后,众人立即商议怎样对付刘和这三路大军。
 
    “士元!”邴原问道:“你可是有什么方法?”
 
    庞统不假思索道:“刘和这三路大军,一路为张白骑是黄巾军,一路是这样的并州军,一路是高顺带领的邯郸军和鲜于垠带领的益州军的联合,再加上许亮这个叛将的军队,而臣认为,对付这三路大军,应该先易后难!”
 
    “先易后难?”众人奇怪的看着庞统。
 
    邴原焦急道:“士元莫要卖关子,快说吧!”
 
    庞统缓缓说道:“这三路大军,黄巾军五万,并州兵八万,而另一路军队十分复杂,所以到底多少人马,至今也是不定,而如今太史慈将军令青州兵支援程昱大人,虽然说无法击退北方的敌军,但是抵挡住还是不成问题的,所以我们就应该在从这张燕和张白骑,这两个黄巾军余孽入手!”
 
    “张燕兵马众多,也是沙场老将,而张白骑黄巾军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张白骑市场用妖术作怪,作怪,所以看似是张燕兵马多,但是若得一方不是张白骑而是张燕!”
 
    众人听了庞统的分析,纷纷点头,道:“十元说的有理!”
 
    庞统再道:“而且张燕可是与咱们的主公有着脱不了的干系啊!”
 
    众人眉头一皱,邴原忽然惊道:“士元,你说的是…………”
 
    庞统点点头,道:“邴大人,要破张燕,看来我们要去求一下夫人了!”
 
    “这个…………”邴原的语气明显有些底气不足,庞统笑道:“大人放心,主公几位夫人皆是通情达理之人,加上如今知道中未亡的消息,定然都是开心不已,只要大人稍加央求,夫人定然会答应的!”
 
    “嘿!”邴原无奈的摇摇头,道:“现在倒是让我这个长辈去求自己的侄媳妇了!不过为了元杰的大业,我老头子丢一把脸又怎么了!”
 
    就这样,邴原前去央求张素素,按照庞统的计策,让张素素一封书信,直接将李林未亡的消息告诉张燕,而后就是打感情牌了,让张素素在心中好好劝说自己的父亲,这个张燕能不能被劝的退兵,也就看与张素素的感情了,张素素面对邴原一个长辈,还有父亲的基业,当然根本抗拒不了,答应下来,而后连夜写了一封很长的书信,交给了邴原,邴原又交给了文稷,再让他带走五千精骑前往荥阳,支援高览。
 
    “诶…………”看过张素素的书信,张燕悲叹一声,眼睛都已经泛起了泪光,晃着脑袋叹道:“真是世事弄人啊!嘿!”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张燕一直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女儿,一直都没有给他带来安生的日子,好不容易自己脱离了反贼的身份,但是自己的女儿却还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让你,宁愿跟自己反目,都不愿意放弃那个男人,张燕这个做父亲的,心里都不是悲痛万分可以形容的了,但是这一点,也正好造成了张燕一个巨大的软肋…………
 
    文稷默默不语,低着头,也不去看张燕,先让他自己黯然神伤一阵,张素素的信就是最大的猛料,已经不需要自己控制火候。
 
    过了好一阵,张燕终于平复下来,看着文稷道:“可是你家几位大人逼迫了素素?”
 
    文稷一听,赶紧说道:“张燕将军!这怎么可能,这定然是夫人,也不愿意看到自己没了父亲,自己的儿子没了姥爷啊!”
 
 第一百零三章 白骑文和
 
    文稷和张燕在张燕的帅帐之中呆了很久,帐外的人都在支棱着耳朵仔细听着,其实也根本听不清楚啥玩应,这样的事情,张燕和文稷当然说话声音都是十分的小,更何况一直都是张燕在不停的激动,感慨,文稷也没说答几句话,过了好一阵,在众人都等累的时候,只看帐帘挑开,文稷缓缓的走了出来,嘴上似笑非笑,看到文稷出来,众人赶紧后退一步,拉成两排,刚才的好奇的表情立即变成了怒视,瞪着出来的文稷。
 
    文稷笑了笑,对众人拱拱手,道:“告辞了各位将军!”
 
    “你这…………”众人已经,主公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张燕走了,诧异之下,众人就想冲上前,起码要进帅帐看看自己的主公到底怎么回事,跟这文稷到底说了啥,众人很捉急想知道,太尼玛好奇了。
 
    “诶…………”文稷赶紧一张开手,道:“众位将军,张州牧特意嘱咐我,他们不叫你你们先不要进去打扰他,你们这样贸然穿进去,要是激怒了州牧大人可就怪不得我了!”
 
    众人一听,在看文稷那个样子,气的不行,杨凤立即怒道:“哼!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拦我!”
 
    文稷连忙道:“某确实不敢拦着众位将军,但是…………”文稷眼神瞟了瞟众人。
 
    “杨凤!”看着怒气冲冲要冲上去的杨凤,身后立即有人拉着了杨凤,杨凤怒视回头,那人微微的摇摇头。
 
    “哼!”杨凤气势一低,知道自己现在还真就没有办法直接冲进去,不然真是冲撞了自己的主公,挨一顿骂也是不爽的,幸好有身边的兄弟提醒,杨凤停下脚步,瞪着文稷还有那两个傻站着的护卫,怒喝道:“还不走,在这里干啥,我们主公可是没有请你们吃饭!”
 
    文稷听了也不生气,很是礼貌的对着众人拱手一拜道:“那各位将军,告辞了!”
 
    “哼!”众人冷哼一声,杨凤威胁道:“他日战场上遇见你必取你首级!”
 
    文稷无语的摇摇头,带着两个护卫离开,看着三个人飘然离去的背影,杨凤跟身边的兄弟怒道:“哼!这个主公到底怎么回事,竟然放他们走了!”
 
    “谁说我呢?”忽然一声冷哼产来,杨凤一激灵,感激闭嘴一回头,张燕站在了帅帐门口,冷眼看着众人,众人赶紧回身拱手道:“主公!”
 
    “行了!”张燕随口说了一句,道:“别瞎猜了!打起精神来吧!”
 
    杨凤立即请战道:“主公,明日我带五千人马就去那文稷在城外的大营挑战,末将三天之内,定然拿下文稷首级,敬献给主公!”
 
    张燕满色跟冷,愠怒的说道:“哼!放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出战,今日一败,我军损失不小,而敌军援军已到,要提防文稷前来偷营,让剩下的将士们好好休养!”
 
    “额……”杨凤一惊,立即道:“主公,今日乃是一时大意,那文稷也就是仅仅带来数千骑兵,而我方数万大军…………”杨凤的话又让身后的兄弟给拉住,众人赶紧拱手道:“诺!”
 
    张燕听到了众人的答应声,微微一点头,也不管还想说话的杨凤,拂袖而去。
 
    “这到底是咋么回事啊!”杨凤看着张燕已经走远,才敢出言抱怨道:“主公岂是不知道,那刘和催促的紧吗?”
 
    “诶!就你个蠢货还看不出来主公的意思!”众人埋怨一声,便立即散开了。
 
    “嘿!”杨凤老大个不愿意,没好气道:“这跟老子有啥关系啊,老子是主公好啊!”呆立了好一阵,无语的摇摇头,回了自己的营帐。
 
    就这样,第二天,张燕便没有在出兵攻城,而文稷和高览已经开始大大方方打扫在这荥阳城下一个多月以来积攒的尸体,和各种的杂物,将己方的尸体运进城里,尽快埋葬,而敌军的尸体,文稷也是礼貌的给张燕书信一封,张燕当然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兄弟就被敌军草草给埋葬了,也是派遣人马将城下并州兵的尸体运到张燕的大营,就看到两方均是派出人吗,不再兵器,只是推着小推车,很是和谐的在荥阳城下运送着尸体,还不时的提醒对方,这里有你家的尸体,那里是你家的副将啥的,荥阳之战,虽然还没落幕,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仗已经打不起来了…………
 
    大汉洛阳城西南有一城叫曹阳,这里本来仅仅就是一个小城,但是现在可是不一般,这里可是通往西面函谷关的要道,而现在,就在这个小城外,聚集了五万大军,虽然这些人虽然身上穿着盔甲,但是每个人的头盔上都过着一条黄布,象征了他们的身份。
 
    不错,这正是黄巾军,而如今天下还有这样规模的黄巾军,也敢这样招摇过市的黄巾军,出了张白骑还能有谁,这五万大军也正是张白骑手里的所有兵马,而要说这张白骑不是应该在轩辕山下,跟张郃对峙嘛,怎么会到这里?呵呵,不为别的,就为了等一个人!
 
    而小土道上,不一会,便形式过来了一辆马车,很是简谱,身边也就又一个骑兵模样的卫士护送着,加上一个车夫,怎么看这辆马车里也不是坐着什么大人物,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五万的黄巾军,正在等的人,就坐在这马车之中…………
 
    在最前端,一匹白马之上,赫然立着一人,面色苍白,身体有些消瘦,不过在这万军之首,照样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加上俊朗的面孔,这要是让那些迷茫的少女们看到肯定连连的尖叫,但是估计那些少年看到了此人的一声黄袍,加上头顶上那面天下大吉的旗帜的话,肯定是尖叫的一声给吓跑了,不错,这个人正是这五万黄巾军的首领,也是如今黄巾大贤良师剩下的唯一的忠实传人,张白骑。
 
    “大帅!到了!”身边那是张白骑麾下大将孙观,看到缓缓驶来的马车,立即对张白骑喊了一声。
 
    张白骑当然也是已经看到,立即一挥手,张白骑带着几名重要的将领纷纷上前,到了马车前面迎接,拉着车的瘦马明显嗅到了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身上的血腥之气,有些不适应,打了几个喷嚏,直接停了下来,不敢上前。
 
    张白骑到了马车旁边,很是恭敬的拱手道:“先生我来接您了!”
 
    只听马车里面传来一声轻笑,道:“呵呵!我一个粗鄙之人,怎么还劳大帅亲自来迎接啊!”
 
    张白骑回道:“大王催促的紧,所以某也只好再此地等着先生,先生虽然中途劳顿,但是确实没有时间休息了,还望先生见谅!”
 
    “哈哈!”马车里面传来了更大的小声,里面的人笑道:“呵呵!大帅真实太抬举我,老夫虽然四十几岁了,但是毕竟也是在这西北之地长大,这点路程还不算折腾!”
 
    张白骑道:“某特意跟主上央求,将先生派来,主上也是连连嘱咐,说先生近日身体抱恙,所以某也不敢让先生因为帮助某伤了身体啊!”
 
    “哈哈…………”又是一串笑声,只看帘子一挑,马车里面走出一个四十几岁的文士,第一眼看到了张白骑,明显是微微一愣,不为别的,正是此人看出来张白骑的面色不正常,心说,“此人定然又是屡次妄动天术,看着面相,说不定还死我前面呢,还说怕我伤了身子!”
 
    但是这样的表情只是那么一瞬间,文士知道,自己已经将话跟张白骑讲明,但是他依旧这样做,那跟自己就没有关系了,随即文士有露出了笑脸,对张白骑拱手一拜,道:“大帅能够这样抬举老夫,我贾文和真是消受不起啊!”
 
    张白骑看到了贾诩这张老脸,可是比看到了一个长得美如天仙的大姑娘还要开心,眼前这个弱不禁风老人,正是毒士贾诩,但是张白骑更加知道,眼前这个老头的价值,甚至可比上十万大军,自己麾下连带着自己,都是一帮粗鄙的汉子,就是缺少一个谋士,而眼前之人呢,更是有着绝顶智谋的人,张白骑怎么能够放过,这正是自己需要的,自从贾诩不再张白骑的身边,张白骑无论是攻打潼关,长安,还是在洛水河畔,纵然有着自己麾下黄巾力士的无上武力,竟然还是屡次遭到算计,自己现在的身体,也已经以为内出动天术的此书过多,而遭到天谴,千疮百孔,若不是有着完成大贤良师遗志的愿望那样的迫切,支撑这张白骑,张白骑说不定都已经吐血而亡了,又怎么会在这里指挥千军万马呢?
 
    但是看到眼前这个智囊一般的人物,张白骑知道,自己的黄巾军,就不会被被人说是没有脑子的武夫,自己刚刚把黄巾军贼寇的帽子摘掉,不想在被人多一个侮辱的词语加在自己麾下的兄弟们身上,虽然有的时候,这些黄巾军确实有点没脑子…………
 
 第一百零四章 杀奔王庭
 
    在雍州以北,长城以南,乃是大片的草原,这个地方本来之先秦以来,便是秦朝,和汉朝自家的领土,但是知道东汉末年,朝廷混乱不堪,天下百姓糜烂如斯,而在长城外,已经被汉人阻挡了数百年的胡人们,看准了时机,也不算是他们眼光独到,而是他们每年都会派兵南下,劫掠汉人的粮食,胡人不会耕种,若是遇到灾年,胡人的牲口大面积死亡,就会导致胡人无食可食,本来便不开化的胡人,当然是想到了一点,那就是抢,去哪里抢,其他胡人各族跟自己的境况都差不多,要强,当然就是要去在自己南面,坐落的十分富有的大汉去抢,结果抢着抢着,胡人忽然发现,如今的大汉,已经不是想以前卫青霍去病一样,可以打得胡人毫无还手之力,决胜千里,而是一遇到胡人的铁骑,最先想到了并不是守护自己的田地,当官的竟然都是想着自己的那点家底赶紧跑,这下子胡人可是看到了好的商机,立即会军南下,攻打大汉。
 
    而有一支胡人,名叫羌胡,本来在漠北就是一个势力很弱的部落,但是他们很有眼光,最早发现了大汉的软弱,所以也是最早出兵,攻打大汉,也是后来最大的受益者,在长城以南的胡人圈子里,羌胡人的实力是最强大的,而到了第四代羌胡,羌胡的部落出现了分裂,一名王子带领这愿意投奔自己的子民向东,要建立自己的国家,后来竟然直接打到了黄河岸边,打下了大汉天下的大片土地,有吞并了无数的小部落,逐步的建立起来自己的争权,而在西面的羌胡原来的部族呢,却走向了衰退,原来越比不上东边的那个部落,这便是东羌和西羌的由来。
 
    而在大汉雍州,北地西北方三百里,与一个十分繁华的胡人聚集地,经过了几十年两三代人的建造,这里已经成为了草原之上的一处十分重要的政治和商业的中心,而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那边是东羌王徽里古的王庭!
 
    但是今时今日,草原上一个十分不起眼的部落忽然的崛起,当然东羌这个部族都大为惊讶,而更惊讶的还在后面,这个部落稀里糊涂的换了大单于,而后便迫不及待地挑战草原上的霸主&ash;&ash;东羌,东羌人哪里可以容忍这样样的放肆的部落,立即派兵征讨,但是没想到自己十五万的精锐部队,竟然屡次遭到这样小部落的算计,这些人就好似草原上的天神一般,东羌人每次有任何的动作,对方好似都了如指掌,直接导致东羌人全线溃退,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直接被这个小部落的几万人马打到了自己的王庭脚下。
 
    而这个小部落,便草原上的匈奴人,这个匈奴人,可不是在先前时机,在漠北最强大的部落匈奴一样,因为这批匈奴人跟羌胡人一样,都是发现了大汉的这块肥肉的人,所以南下攻打大汉,从而在离着长城很是进的北部,打下了一块地盘,够这些匈奴人赖以生存。
 
    就在东羌的王亭外,缓缓的驶来了一大批的骑兵,头戴雄鹰羽毛,侧立马上,看着远处的东羌王庭的繁华,众人都是兴奋不已,不停的吼叫着,吹着口哨。
 
    “哈哈,头儿!头儿!你快看,那是东羌的王庭,东羌的王庭啊!”在马上的一人兴奋的指着远处的王庭,然后跟身边的一个面色冷静得多的人喊道。
 
    “诶!头儿,到了王庭,可不可以让我们好好的喝一顿啊,我都好久没沾酒了!”旁边一个人也是兴奋的说道。
 
    “还有女人!哈哈哈…………”另一个人也是立即冒出来一声淫笑。
 
    而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人,却是对这个眼前所谓的东羌王庭没啥太大的兴趣,很是无所谓的说道:“高兴个啥啊!徽里古和那几个王八蛋早就跑的没影了,这王庭说不定是哪个倒霉鬼守着呢,打着没啥意思!”
 
    众人一愣,看着中间那人的表情,“哈哈哈…………”众人立即爆笑出来,到时觉得中间这人说的话,可比他们打下眼前这个王庭的时候还让他们开心。
 
    “那个…………头儿,这个酒…………”刚才那个想喝酒的有试探的问道。
 
    中间那人大手一挥,喝道:“冲上去,占领东羌徽里古的王庭,告诉整个草原,谁才是草原上最强的勇士!兄弟们呢,攻破王庭,三天之内,酒水随便喝,徽里古剩下的财报随便拿!这个女人嘛…………”说道这里,中间那人忽然停了下来,一旁的兄弟们立即支棱起来耳朵听着这个关键的话,那人买了一个关子,看着众人的表情,邪邪一笑,道:“只要你们吃得消,只要不是欺负无辜,随意!”
 
    “哦!哦!哦!哦!”众人立即发出了人类最原始的嚎叫,最兴奋的嚎叫,最无法抑制的嚎叫。
 
    “现在!”中间那人忽然怒吼一声,右手高高举起,随即向远处的东羌王庭一指,喝道:“踏平它!”
 
    “杀!杀!杀…………”一声一声的怒吼,身旁的士兵就好像是离弦之箭一般,立即策马疾奔,向着东羌的王庭冲了过去,而中间人则是一动没动,不一会,所有的军队都冲了上去,那人身边仅仅剩下了几百个黑甲的护卫而已…………
 
    “诶…………”长叹一声,那人缓缓的跳下马来,走了两步,拍了拍自己坐骑的脑袋,便蹲了下来,随意的拔了一颗小草,在地上随意的划拉着,目光则是呆呆的看着那些冲上去的骑兵胯下战马扬起的灰尘。
 
    过了好一阵,身后忽然响起了一声,道:“你不应该让他们可以随意的抢劫和奸淫女子!”
 
    “哦?”那人没有什么惊讶,而是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人,只看一个纱衣偏偏的女子正在自己的身后,女子的脸上还蒙着面纱,估计是讨厌这别人看清她的面目,而女人的脚边,则是站着一个小男孩,男孩好像是很是喜欢这草原上的一草一木,只是低着头,把玩这地上的青草,还是不是的扣扣小虫子玩。
 
    那人看着女子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己,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又回头,还是蹲在那里,就是有节奏的晃着甚至,幽幽说道:“你以为我想吗?我也不愿意看到他们这样,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
 
    “你可以阻止他们!”女子立即插上一句,好像是这件事那人做的大错特错了一般,甚至让女子有些恼怒,道:“你明明可以制止他们,你也一直都是这么做了,这么久,他们也一直很听话,但是为什么现在你又要纵容他们了呢?”
 
    “诶…………”那人有些无语的叹息,摇摇头,没有说话,那个女子依旧怒视着他,想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反应,但是那人却是一直低着头,跟旁边的那个小伙子一般,拿着草枝在地上乱画着,而旁边的小男孩看到了,还以为那人是想跟自己一起玩,赶紧跑了过来,手里抓着一只小虫,在那人的眼前晃了晃,笑道:“叔叔!叔叔!你快看,你快看,真好玩!哈哈哈…………”
 
    听到了那孩子的笑声,那人一抬头,笑着将小男孩抱了起来,自己也站了起来,抱着小男孩,眼睛看着远处已经杀进了王庭的自己的派出去的那些士兵,好似对着空气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制止他们吗?我李林什么时候做过这么畜生的事情啊,但是现在,是老天,老天逼得我必需要做出这样不是人的事…………真正发生了,这又那是欧文可以阻止的了的啊…………”
 
    李林的哀叹,让身后的女子浑身一颤,眼睛露出了明显的惊讶,看着远处的那些士兵,这些人不都是眼前会这个男人的麾下忠诚的士兵吗?李林说向东,他们绝不会向西,李林说向南,他们绝对不会向北,只要男子说一句话,这些人必定老老实实地的啊?为什么眼前这个几乎在自己眼里无所不能的男人,会发出这样的哀叹呢?自己时常会看到他的背痛,他的思念,他的懊悔,但是这样的哀叹,女子可是第一回看到,他……他怎么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人…………
 
    就看李林回头,苦笑着看着女子,又看了看怀里的还在把玩这虫子的男孩,接着又看向了女子,道:“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啊!琰儿!”
 
    “琰……琰儿……琰儿…………”女子身子再一次一颤,这……这男人竟然说出了自己的小名,这可是至于自己的至亲之人才可以这么叫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叫!幸亏有面纱可以遮挡一下,不然蔡琰肯定已经害羞的跑走了,但是蔡琰不知道,她那薄薄的一层面纱各奔遮不住她那已经通红的脸颊,而李林这么一叫,蔡琰刚才的恼怒,怨恨也立即被害羞和不好意思所掩盖,早就已经抛在了脑后…………
 
 第一百零五章 足踏汉土
 
    公元202年秋,在草原之上崛起的匈奴族,一个半月之内,在草原上已经步入秋末之时,顺利打下了原本是草原上最大的部落的东羌族王庭,东羌王徽里古早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好,立即带领自己剩下的精锐南下进了大汉报赵王刘和的大腿,而就在东羌王庭攻下之后,就在这王庭之上,竖起了一杆大旗,一根胡人不熟悉,但是对于汉人来说却是不必熟悉的一杆大旗,那就是大汉辽侯李林的金字辽旗,竟然比匈奴大单于不备的狼头旗还要高上一截,这样象征了李林在匈奴人之中的地位,乃是在大单于之上。
 
    李林这样的做法,便是要告诉世人,自己没死,还好好的活在这世上,并且还已经再次拉起来了一直庞大的队伍,更是给了刘和无限的压迫,其实都不用刘和这般做,就在交战之中的大汉关东,李林未亡的消息早就已经在李林麾下众人的大肆渲染之下传播开来,而且不仅是这样,李林这可算是大难不死,投黄河自尽竟然都死不了,这更是给本来在民间已经传神的李林之名有涂上了一层神话般的色彩,众人都会说这辽侯真乃神人,就是死不了。
 
    要说最郁闷苦逼的,当属刘和了,知道李林没死,而且这东羌的连连急报之下,李林在草原上的作为,就算是司马懿有意隐瞒刘和,也已经瞒不住了,刘和大怒之下,差一点将眼前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东羌使者拉出去砍了,但是懊悔之下,已经无用,刘和情急之下,立即召见司马懿商量对策,但是竟然闻之,司马懿竟你赢前往邯郸,指挥北方的战斗,而走之前,将张绣派出,顶替洛水河边与张郃对峙的张白骑,以张白骑的数万黄巾军前往雍州备援助东羌,刘和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一些上当的感觉,但是再一看身边貌似天仙的爱妃貂蝉,根本不为所动,暴虐之下,更是不认为李林可以将其打败,立即给张白骑增兵,名气一定要将李林挡在雍州以北。
 
    但是李林还真的会给刘和这机会吗?怎么可能,刚刚打下王庭,李林李林下令全军庆贺三天,这三天里,众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李林都没有管,但是三天之后,立即下令,全军开拔,猛扑南方,攻打原本属于大汉的土地,而现在乃是东羌王徽里古自以为可以挡住自己的雍州北方三郡!
 
    “呵呵!终于看到了大汉的疆域啦!”侧立在马上的李林,看着前方已经出现的处处村落,与自己后方的草原上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当然明白,自己已经踏在了汉人的土地上,已经脱离大汉地界这么长时间的李林,心中怎么不感慨。
 
    “呜呜呜…………”就在这时,忽然一阵的哭声从李林的耳边传来,李林一惊,奇怪的回头一看。
 
    “我去!不用这样吧!”一看之下,李林只看豹哥竟然掩面哭嚎着,那个伤心劲,就好像刚刚死了爹一般,豹哥也是汉人,而且离开自己的家的时间说不定比李林要长多少倍,终于再一次看到自己祖国的土地,豹哥怎么会不激动,但是看着和这个样子,李林也是很无语,道:“诶诶诶诶……豹哥!豹哥过了啊!至于这样吗!你看你哭的那个样,周围的兄弟都笑你那!”
 
    豹哥一直都是给人们一种平时玩世不恭,但是只要一上战场确实疯狂无比的杀人利器,但是现在这样的杀人魔竟然更一个下孩子一般哭号,众多的胡人不解之下,当然都是笑话个不停。
 
    “我靠!”去卑在一旁笑骂道:“这要是让旁人看到了豹哥你竟然还哭鼻子,岂不是笑掉大牙啊!哈哈……”
 
    “呜呜!滚你个蛋!”豹哥不停的用自己那脏手擦着自己的眼睛,听到去卑的笑骂,立即回敬了一句,随即回头对李林哭道:“头儿!这帮玩应不明白我哭,你还不明白吗?这尼玛都少年了!老子又他妈回来了!哭两声还不成啊…………”
 
    胡人和汉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没有家的概念,胡人马上便是家,而汉人呢,却是有着对家乡热土的热爱,这样让胡人一直都学不会耕种,过不了男耕女织的生活,只能够到处游荡放牧,靠着老天吃饭,而汉人却可以出城为家,蓄水为池,让自己更好的生存下去,胡人看的眼气,自己为什么过不上那样的生活,但是他们却不会去想,为什么汉人会那么做,而自己却做不成,当然了,要是胡人发现自己真的可以做的跟汉人一样了,那个时候,胡人也就都变成汉人了…………
 
    “行了!行了!你厉害,你接着哭吧!”李林无奈的拍了拍身边的豹哥,虽然引来了四周人的一阵轻笑,但是也是没人敢说豹哥,这个匈奴八部之中的汉人族长,而且是统领着上四部第二的雄鹰部的族长。
 
    李林回头喊道:“兰德尔!派人上前面谈一谈!”
 
    “是!”一旁的兰德尔立即回答道,随即十几骑骑兵飞速的从队伍中冲了出去,分散开来。
 
    不一会,边有人回来,到了去卑面前,当然了,毕竟去卑才是名义上的大单于,骑兵对去卑施礼道:“禀告单于,前面的村子空无一人!”
 
    去卑一惊,看了看身边的李林,而李林呢,眼光之中立即露出了无限的杀机,去卑回头立即问道:“真的一个人都没有?”好似要是真的没人,去卑都有些害怕一般,当然是害怕身边已经露出杀气的李林了!
 
    “是!兄弟们已经搜查过了!”那个骑兵很是诚实的确定道。
 
    “完了!”去卑心中叫苦道。
 
    在看李林,眉头紧皱,目露凶光,前面的村子空无一人,但是看着那个样子,一看就是在不久之前还有人住着,就算是那些茅草屋都没有那么的破败,谁还不明便啥意思,肯定是东羌人南下的时候将这个村子给屠了。
 
    如今眼看着就要入冬,草原上已经有些寒冷了,寒风一过,草儿好似一夜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东羌人被李林的大军打的夹着尾巴到处跑,这汉人的地方本来就是刘和作为条件给了李林的但是,南下的时候,抢劫一番,然后在屠村,在匈奴人的眼里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但是放在了李林的眼里,当然是无限的火大了,就算是在东羌人的地界,李林都是严禁麾下的匈奴勇士滥杀无辜,并且也已经给了去卑提出了建议,将东羌的部族,还有不久以后,等到马超带领青牛部征服西羌以后,组建成个羌胡八部,就跟是以前清朝的满八旗,汉八旗,蒙古八旗一般,去卑当然是欣然同意,其实有的时候,真正是讲过了无数鲜血的人,是不愿意在看到那么多屠杀的,就因为这一点,也是让东羌这么快的就被匈奴人打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是!”兰德尔已经派出去五百探马,头儿可真是大手笔,随即点起自己土狼部五百人,立即散开,打探消息。
 
    众人进了村子之中,村子之中空无一人,也没有什么机体屠杀的痕迹,李林眉头紧皱,看着一见屋子道:“好了,今天我就在这里休息!”随便便下马走了过去。
 
    去卑刚要答应,就看到李林已经推开屋子走了进去,去卑赶紧一挥手道:“将夫人和孩子一会都送进去!赶紧生火!”
 
    “是!”众人喊了一声,立即散开,在这个村子之中安营扎寨,这么大一个村子怎么可能装得下几万的大军,所以不少人还是要住帐篷的。
 
    李林缓缓的进了这个草屋,屋子很是简朴,陈设竟然还有一些摆在那里,李林很是疑惑,这东羌人到底是怎么屠村的,看着屋子,随处的走着,而有人进来将率先将这个屋子的火堆直起来,给李林取暖。
 
    “诶…………”李林身后穿来了一声叹息,回头一看,正是被送进来的蔡文姬,李林刚要说什么,蔡文姬立即拉着阿郎走开,走到一个墙角的地方,抱着阿郎坐了下来,阿郎不明白母亲和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想要过来跟叔叔玩但是蔡文姬狠狠的一拽,不让阿郎乱动,阿郎只好就他在母亲的怀来,大眼睛乱转的一会看看自己的母亲,一会看看眼前的叔叔李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