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彩票地址_美华彩票娱乐平台

下就跪在了张德开的面前将手中的茶杯朝着头顶

 “不知道张中官来此,所为何事啊?”
 
    这话语中竟是透着几分的紧张。
 
    而门边的那个张中官也不再逗王继恩,反倒是扭过头来,回复了原有的气势,大跨步的朝着堂厅的最前方走了过去。
 
    两个分属于不同职位的总管碰到了一起,这内班培训的班头,却是莫名的矮了几分。
 
    他本就身量不高,在对着张中官的时候却是含胸缩脖,双手下垂,更是把自己放在了第一等的位置。
 
    他那些在小内侍候补们身上所释放出来的压迫之感,在张中官的面前,却是缩的干干净净。
 
 451 自己被剩下了
 
    这就是自小跟着皇帝身边的人和他这种被半路接收过来的人的区别。
 
    一个底气十足,一个亏虚的严重。
 
    自然这个宫中,见到了张中官的宦官们,是没有人敢与其别上苗头的。
 
    对于内侍主管这般的表现,张中官很是理所当然。
 
    他也不用对方的招呼,一屁股就做到了主管原本的坐位置上,横刀立马的将二郎腿这么一翘,就将一旁桌子上的一个干净的空杯子给端了起来。
 
    原本负责给主管端茶倒水的小黄门,赶紧就将一旁的茶壶给端起来,控制手不抖的,缓缓的给张中官的杯中蓄满了茶水。
 
    看着这杯中的水,还冒着几分的温乎气儿,张中官仿佛十分满意一般的,一口气就将这杯中的茶水尽数的灌倒了口中。
 
    感受到了这茶叶的苦涩之后,才满意的哈了一口气,说道:“还是你这里舒服,有吃有喝的还能坐着。”
 
    “看看老哥我那边,真的是不得片刻的功夫。”
 
    “得了,你也不用瞎猜了,现如今圣人正在王娘娘的身边闲话,暂时用不到我们伺候。”
 
    “趁着这会儿的功夫,老哥我来你这里挑上两个得用的人,去圣上的福宁宫中听用。”
 
    “你也知道王娘娘这一胎来得及时,圣人一高兴,就将他身边得用的人赏过去了几个,专门伺候娘娘去了。”
 
    “这一下子身边少了人,我们这几个粗人一时间还真的忙不过来了。”
 
    “所以听说这里又要有一波新人出师了,我这不要赶上一个早集,过来挑上一两个得用的,先回去培养着啊。”
 
    听明白了张中官的来意,这主管的面上也松下来了几分,这时候的他脸上才浮现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将手朝着他身后的这一群小子的方向们一扬,示意张中官自便。
 
    “那您尽管挑,只是他们今天刚习得这宫内的主子们都是谁,这打磨的水磨工夫还没到家呢,您不怕这些新人给你捅娄子?”
 
    而张中官倒是豪气,只是朝着主管嘿嘿一笑,用你懂我懂大家懂的表情说道:“我来这里只是选一个人,至于福宁宫的其他空缺,还是按照原计划由你这里划拨人手。”
 
    “那些人可是你的责任,而我只要对我自己挑的人负责任就好了啊。”
 
    看着张中官这样与众不同的无赖样,内班主管的脸皮一阵抽抽之后,却是再一次的假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些小崽子们,哪一个入了你张中官的眼啊。”
 
    而那个喝了一杯茶由觉得不过瘾的张中官,伸出手朝着王继恩的方向就这样轻飘飘的一指,接着说道:“就那个,唇红齿白的如同小娘子一般的小子。”
 
    “我看他就挺顺眼的,那个小子,若是愿意,过来给某家斟茶。”
 
    自打这张中官大跨步的坐在了上首的时候,站在堂下的王继恩就一把抓住了顾峥的袖子,那颤抖的双手,更是显示出了现在的紧张。
 
    等到张德开的身份被确认,自己又被单独的指了出来的时候,这王继恩竟是激动的两股颤颤了起来。
 
    他这面上镇定,实际上快打了摆子的动作,也只有与他贴的很近的顾峥知道,在这个时刻中,若是被张德开发现了王继恩的半分不妥。
 
    就能对自己的小伙伴的印象,打上一个折扣。
 
    看张中官的为人处世,竟是有着几分跟随者太祖爷打江山的几分豪气。
 
    说张德开是皇帝老儿的贴身内侍,还不若说,这是个能陪着皇帝爷上战场的心腹侍卫了。
 
    这般的人,就算是身有残缺,却也不喜欢娘们唧唧的人物,若是王继恩现在表现出任何的胆怯,这般的好机会可能就会稍纵即逝了。
 
    所以,现在的顾峥准备助他的小朋友一臂之力,他轻轻的将王继恩一直拽着他的袖口扥下来,展开他的手掌,用巧劲在王继恩小伙伴的腰杆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让小伙伴的身姿在张中官的手指指过来的时候,挺的更加的笔直了。
 
    而顾峥提醒的话语,也在王继恩的耳旁轻轻的响起:“这不是你一辈子的梦想吗?”
 
    “现在马上就要实现了,你可莫要掉了链子。要知道弟弟我的后半辈子的指望,可全在哥哥你的身上了。”
 
    “你可是要做这宦官中的第一人啊!”
 
    而被顾峥这么一拍一念给弄得清醒了过来的王继恩,眼神瞬间就坚毅了几分。
 
    而这一表象也正好让手指过来之后的张德开在堂前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让张德开本人,满意极了。
 
    他可是知道,他这一身的气势放出来,就算是一般的士兵也是怕上他几分。
 
    而他所指着的小内侍,却是腰板挺直,不卑不亢。
 
    不但如此。
 
    这小子在沉默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就反应了过来,用小大人一般的动作,给张德开做了一个规规矩矩的揖,亦步亦趋的就朝着他的面前走了过来。
 
    在鸦雀无声的众人面前,主动的接过了一旁小黄门手中的茶壶,恭恭敬敬的给放在桌子上早已经喝空了的茶杯中,倒上了八分满的茶水。
 
    然后将茶壶回递给了小黄门的手中,用两只小手,将那个不大的茶杯端起,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张德开的面前,将手中的茶杯朝着头顶高高的擎起,带着一望无际的语气,大声的朝着张中官喊了一声:“请师父喝茶!”
 
    而被王继恩这一手给惊呆了的张德开,则是完全没有想到。
 
    他只不过想给皇帝爷寻一个手脚麻利的近身内侍罢了,这自然要找赏心悦目的不是?
 
    他可没有说想要培养接班人啊。
 
    但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好像所有的人都误会了他先前的举动。
 
    这…
 
    张德开下意识的看着这名虽然跪在堂下,却是腰板挺直的小太监,突然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的艰难。
 
    那时候的自己若是有这么一个人能拉上一把,也不需要给搞成现在这般成了无根之人的地步了吧。
 
    想到这里的张德开,就动了几分的恻隐之心,他朝着底下的孩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是知道我喝了这杯茶之后的后果?”
 
    而对面的王继恩在克服了先前的恐惧与激动之后,不愧是这一期中心智最精明的孩子,他一字一句回答的是相当的清晰:“我叫王继恩,开封府南城人士。”
 
    “张中官喝了我这杯茶,从今之后,既是我王继恩的师父,更是我王继恩的父母。”
 
    “自此之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师父您放心,我王继恩无父无母无亲人,在这个世界上无牵无挂。您喝了我这杯茶之后,您就是我的义父,我给您传接衣钵,我给师父养老送终。”
 
    “这是我王继恩的选择,更是一个徒弟的宿命。”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