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华彩票地址_美华彩票娱乐平台

那么他顾铮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也就算是完成

 
    这要是按照顾铮原本的性格,被人怼了一定会想尽办法再给阴回来的,但是他现如今是来做任务的,这个世界的这两个女人,本也与他没甚关系,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当的。
 
    所以,顾铮就替委托者问了最后一句话:“谢谢白莲姐的好心提醒,看来师弟我出现的时机实在是不巧。”
 
    “但是无论是看在老班主当年的嘱托也好,还是顾念白莲师姐与我们之间的交情也好,有句话我是一定要说,也是一定要问的。”
 
    “不知道白莲师姐愿不愿意从季庆班中脱身,如果愿意,顾师弟我愿意替师姐赎身,只是不清楚赎身的价格又是几何?”
 
    “希望今天,白莲师姐能够给我一个答复。”
 
    以全了你和原主这般的傻帽之人的情谊。
 
    当然了,这句话顾铮并没有说出来,但是他前面的话音刚刚落下,对面的白莲就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开始笑了起来。
 
    先是轻笑,然后就由轻笑转为了癫狂:“顾师弟,你要替我赎身,哈哈哈。”
 
    笑到眼泪都出来的白莲,用手上的丝帕擦了擦眼角,接着问道:“不知道顾师弟现如今的收入几何,又可知我的身价几何?”
 
    知道我还用问你,这不是废话吗!
 
    压根就没指望着顾铮回答的白莲,仿佛自怜身世一般的自言自语道:“像我这种连身子都没被人碰过的一等院的姑娘,少于两百个大洋的赎身身价,你是连赎身妈妈的面都见不到的。”
 
    “而现在的顾师弟,不,应该称上一句顾老板,如果现在的你已经将戏班子撑了起来,我给你按照最红的戏班的收入来算,一个月的净利润有十块大洋就顶天了。”
 
    “顾师弟这是打算等我白莲残花败柳,容颜逝去之后,再去胡同的二等院中,守株待兔吗?”
 
    “你可真真的是我的好师弟。”
 
    “更何况..”说道这里,白莲十分自然的就扶了一下她鬓角的用颗颗滚圆的珍珠串成的珠链,有些鄙夷的朝着顾铮继续说道:“就算师弟你能把我赎身的钱凑齐了,也能说服的了这个楼子中的老板顺利的将我这颗摇钱树放出,但是我就问你一句,你把我赎出来之后,打算怎么安置我?”
 
    我x,你还能不能要点脸,捞你出苦海之后,难道你不应该自强不息的开始与命运和生活相抗争了吗?
 
    为什么还要靠着我?
 
    这就是顾铮与这个世界脱节的地方了,在这里,没有女人是不靠着男人的,哪怕是那些所谓的受到了西方新思想冲击的新时代女性,也免不了相亲嫁人生子的俗套。
 
    看着顾铮这一脸震惊的表情,白莲更是秒懂,她嘲讽的扬了一下下巴:“现如今的我,是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连以前唱戏的本事也因为这双脚而毁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我,你打算养我一辈子吗?”
 
    “用什么身份?又打算让我过什么样的生活?”
 
    看到了顾铮因为这句话打算出言反驳,对面的白莲又将素手抬起,露出了手腕上与她奶白的肌肤映衬的相得益彰的玉镯,将它伸到了顾铮的鼻尖底下:“你看我,现如今穿的是绫罗绸缎,带的是珠宝环翠,吃的是山珍海味,人世间所能享受到的,在季庆班中的我都拥有了。”
 
    “而跟着你赎出了楼子之后,顾师弟能给我提供同样的生活吗?你觉得我白莲会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自尊,而去过那种吃糠咽菜的生活?”
 
    “我人生的前十几年都是过的那般的生活,我不愿意!如果是这样,那我宁可在这里肆意的活个痛快,最不济,在我玩不动的时候,找个大方点的恩客,赎身去做个逍遥的姨太太罢了。”
 
    “你说,顾师弟,在听了师姐的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语之后,你是不是也赞同了我的观点呢?”
 
    等着白莲唱念做打一般的将自己早已经打算好的人生给说出来之后,对面的那个她曾经怨了许久的师弟,却是陷入到了久久的无语之中。
 
    只见对面的男人脸上,并没有带上她想象中的鄙夷,蔑视,恨其自甘堕落的愤怒,反倒是带上了几分的怜悯,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如释重负。
 
    这是几个意思?
 
    你个穷鬼,哪里来的底气来怜悯现如今的我?
 
    看着对面的白莲因为他的沉默开始愤怒的脸庞,顾铮的内心其实是无比的轻松的。
 
    对于委托者的任务,从一开始最难搞的就是白莲,因为赎身出来之后,依照原主的那个尿性,还真干得出来养这两个娘们一辈子的事情。
 
    青眉师姐就算了,通过顾铮这短暂的接触,能够敏锐的感觉出来那是个好的,但是这个白莲,顾铮也只剩下一句可怜了。
 
    她就算是开了挂,成为了绑上了系统的青楼小姐中的人生赢家,或许她以后赚的钱和跟着的男人也不会差了,但是她是真的可怜。
 
    一个为了外物,失去了做人的自尊与自爱的女人,空有一身臭皮囊而已。
 
    不想再多说的顾铮,默默的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越发愤怒的白莲,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
 
    看到了顾铮如此的反应,身后的白莲反倒是畅快的笑了起来:“顾师弟,你终是怕了一次,逃了一次,我以为全戏班中最执拗的你,是不会逃的。”
 
    听到这句话,已经到了房间门口的顾铮却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转头对着白莲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是为这具身体的原主所辩白的:“白莲师姐,赎身的前我自然会筹到,既然师姐早有了自己的打算,那么那两百块大洋,就全当师弟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自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毕竟你白莲不仁,但是我顾铮不能不义。”
 
    “最后多说一句,其实自从我知道青眉姐被降到二等院,你连援手都没有伸出一把时,我就知道你是个什么玩意了。”
 
    “话尽如此,希望山水至此再不相逢。”
 
    说道这里的顾铮,一抬手,就推开了房间的房门,在迈出脚的时候,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转头龇出了白森森的牙齿:“还有,师姐可知我这些年也是有些奇遇的,你的身上啊,也有不干净的东西附着呢。”
 
    “师姐的底气,是不是就是这个呢?嗯?你就不怕顺风顺水时越是盛的容颜,在一朝失败之后,就变成了鬼一般的画皮了呢?”...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110 去赎人
 
    听到这里,原本打算让小丫鬟进门端茶送客的白莲,身子不由的就是一抖,而那个原本在顾铮出现之后就和鹌鹑一般蛰伏了起来的白莲花系统,也跟着打了一个惊恐的冷颤。
 
    到底还是被现了,我这般纯情,美丽的小白花,还是逃脱不了被众人追逐的命运啊。
 
    得,这系统和它的名字一样,脑回路有问题。
 
    压根不知道系统真实想法的白莲,在短暂的畏惧之后,就受到了她这一辈子中最大的一次打击。
 
    “哦,还有一件白莲师姐从小就惦记,记恨着我的事情,没有和你表述清楚呢。”
 
    “为了让师姐今后的道路走得更顺利和警醒一些,我也免不了要刺激你一下了。”
 
    说到这里,又将门给掩了回来的顾铮,将那厚头帘一撩,露出了一个反派的邪魅一笑,随着见到了白莲的那一脸的不可置信的表情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头,转头推门,大笑而去。
 
    关上门后的顾铮,在门口一脸茫然的妈妈和小丫鬟的注视之下,直到走到了二层的楼梯的时候,才从白莲的房间传出了响动。
 
    当啷啷..
 
    一片瓷器碎裂的响声,足可以看出三楼主人的愤怒了。
 
    站在楼梯上的顾铮笑的很和善,他朝着旁边因为白莲的举动而一脸震惊的妈妈解释道:“这是多年没见着,乍一碰面,给激动的。”
 
    我信你个大头鬼啊!
 
    一旁的妈妈如同是躲瘟疫一般的将顾铮领到了楼下,就避之不及的找了一个借口,开溜了。
 
    而正好不耐烦和这些人打哈哈的顾铮也乐得轻松,他现在只需要将郭言这个小子带上,就可以去办他今天晚上的第二件大事了。
 
    可谁成想,回到了原本桌子前的顾铮,第一眼压根就没找到郭言的人在哪里。
 
    实在是一个丰满的不输于杨贵妃的姑娘,此时正用她那硕大的半球,裹挟住了郭言的脑袋,让他的面容不能昭显于世的。
 
    看着郭言那可怜的只剩下后顶毛的脸,正拼命的在那个姑娘的胸前蹭来蹭去,也不知道是正在享受呢,还是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顾铮决定,要帮帮这个心眼不坏且十分纯情的二世祖。
 
    “唉,我说这位姑娘”顾铮拍了拍那个胖姑娘的肩头:“再不放开,你的客人就要被憋死了。”
 
    “哦,好的。”
 
    从善如流的杨玉环就将环在郭言后脑的胳膊一松,终于让自己的半球把对方的脑袋给弹了出来。
 
    顾铮再定睛这么一瞧,就收不住,乐了。
 
    只见现如今的郭言,脸上那是一片的胭脂印子,连鼻头上都没被人放过。
 
    那一脸的享受缺氧窒息的表情,更是让他无助的翻着痛并快乐着的白眼。
 
    “哎呀我的妈妈咪呀,我的魂要飞了。”
 
    “嗯,我要是再来晚点,你的确是要魂飞魄散了,我还第一次见到被胸憋死的这种死法的呢。”
 
    “别废话了啊,我今天带你来可不是为了让你开荤的,在这里的正事我已经办完了,还需要郭少爷再陪我走一个地方。”
 
    “过了今晚,你想要怎么快乐,我都不会再拦你。”
 
    已经被顾铮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的郭言,赶紧接上了他最敬仰的郭师傅的话语:“哪能啊,郭师傅还要去哪?咱们现在就去办正事去呗。”
 
    “那就走。”雷厉风行的顾铮,将手一背,直接就奔着外院而去,而坏心眼的他也压根没有提醒郭言,他脸上那些风流的印记。
 
    这是属于男人的勋章,不容旁人置喙。
 
    出得季庆班大门的二人,又坐上了惊恐的压根没挪窝的雷水金的车,在顾铮的令下就朝着第二个目的地跑去。
 
    “翠红楼!”
 
    “好嘞,客人您做好!”
 
    得!还没出得了九大胡同的地界,依然还是妓馆。
 
    这是得多饥渴啊!
 
    车上的郭言和雷水金是一个想法,看着前面气定神闲的顾铮的眼神都变了。
 
    牛人啊,这是荤素不忌,老少皆宜了。
 
    我算算,从进楼子到现在多长时间了啊,嗯不短了,厉害了我的顾师傅。
 
    真是胡同处处有相好了,堪称男人的楷模。
 
    压根不知道身后人的想法的顾铮,此时的内心却是带着点兴奋的。
 
    他坐在黄包车上,小心翼翼的再一次的摸了一把怀中的钱袋,那里边有青眉姐上次相逢递给他的六块大洋,以及自己这么多些天来积攒下来的成果,不多不少就凑齐了十块。
 
    等到他今天晚上将青眉姐顺利的赎了出来,那么他顾铮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也就算是完成了。
 
    至于白莲,他想委托者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强扭的瓜不甜了
 
    人家压根就不希望由顾铮这样的苦力加戏子,来赎身。
 
    路已经替你铺好,至于怎么走下去,就看你的了,委托人。
 
    还未得意多久的顾铮,随着黄包车的停下就回过了神,这个他曾在早上来过的翠红楼的大门,在夜晚中显得分外不同。
 
    门口的大红灯楼高高挂,将这条没有路灯的胡同,照的如同白昼一般的明亮。
 
    在这里,没有一等楼子里的风雅矜持,光那全敞开的大门口,就有四五位浓妆艳抹的姑娘攥着手绢,张罗着来往不息的客人。
 
    香风阵阵,莺声雀语,好不热闹。
 
    这般浅显的直白,很是对了一些人的胃口,让翠红楼的生意看起来竟是十分的红火。
 
    待到顾铮和郭言来到大门前,门口的大茶壶也只是暧昧不清的看了他们一眼,在看到了他们身上的衣物不像是来蹭嫖的人物之后,也就不再去管这两个人的行踪如何了。
 
    这让也懒得再一次的去应对这种人的二人组,很是顺利的就来到了翠红楼的待客大厅,在询问了一个年纪已经不轻的姐姐之后,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楼子中的二老板,也是这里的主管妈妈。
 
    等顾铮说明了来意,这个有些痴肥的妈妈则是满脸的堆上了笑容,恨不得把他当成祖宗来对待一般,就将他们两个人给带到了日常谈事才会用到的后院待客厅。...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